夏謎

【噗浪】www.plurk.com/jiamic
【個站】www.jiamic.com

YOI新刊〈Everlasting Love〉試閱part2

沒窗的話會在CWT46販售
*此段落無R18
*H有兩段,第一段維勇,第二段勇維,H段落出現時會另外標示


勇利凝視著機艙小窗外的雲絲發楞,思緒紛亂,盤據心頭的疑問仍未解明,維克多從自己身上獲得了什麼?
現在唯一想得到的就只有愛,除此之外呢?
俄羅斯當代傳奇僅因一席醉話而休賽一年、遠渡日本來當自己的教練,想必跌破不少人的眼鏡吧?說不定連維克多自己也萬萬想不到……
一踏入俄羅斯國門就看見維克多朝自己飛撲而來,彼此緊密相擁。
「歡迎回來。」維克多微溫的鼻息在勇利耳畔徘徊。
「我回來了。」勇利閉上眼,沉浸在熟悉又令人安心的氣息中。
「勇利,你猜出來了嗎?」維克多低聲問。
「愛?」勇利試探。
「答對了, ...

查看更多

YOI新刊〈Everlasting Love〉試閱part1

沒窗的話會在CWT46販售
*此段落無R18
*H有兩段,第一段維勇,第二段勇維,H段落出現時會另外標示


「喂?」電話一接通,思念多日的嗓音隨即灌入耳中。
「勇利,商演順利嗎?」維克多的嘴角不自覺地勾出上揚的弧線。
「嗯,晚點接受完採訪,所有的行程就結束了。」勇利說。
「這樣啊,那大家過得還好嗎?」維克多問。
「都很有精神,還一直問你為什麼沒有一起回日本。」勇利回答。
「對不起。」維克多語帶歉意。
「沒關係,你的記性我已經領教過很多次了,馬卡欽呢?」勇利輕笑。
「已經睡著了…勇利,我好想你。」維克多垂下眼睫,低聲道。
「我也是。」勇利暗啞地哽著聲。
「勇利,你明天會搭幾點的班機?我想去機場接你。」維克多...

查看更多

【原創】這種後宮鬼才想要 第一章-1

微曦睡眼惺忪地關掉鬧鐘,翻過身想繼續睡,一股異常的重量倏然壓上身,四肢動彈不得,身體驟然發冷,如雷般的響亮雜音直灌入耳,冷靜消逝無蹤,取而代之的不是恐懼,而是滿腔怒火。
「茞暮!」微曦強行掙脫,從床上坐起,氣憤地瞪著飄浮在半空中的茞暮。
「早安。」茞暮語氣戲謔。
「你一定要用鬼壓床叫我起來嗎?」微曦不滿地問。
「不然你覺得我應該用什麼方式?在你耳邊溫柔低喃嗎?」茞暮反問。
「絕對不要!」微曦斬釘截鐵地拒絕。
「你可沒選擇權,除非從明天開始你不再賴床。」茞暮斜睨微曦。
「……」微曦啞口無言。
「微曦起來了嗎?」攸澧一腳踏入房間。
「嗯。」微曦跳下床。
「你今天不是早八嗎?還賴床!」語落,攸澧的腳邊忽然竄出一尾蛇。
「...

查看更多

【維勇無差】Waiting For The Apology

勇利邊擦拭濕漉漉的頭髮邊走進房間,看見坐在床緣的維克多正滑動著手機螢幕便隨口一問:「在看SNS?」
「嗯,勇利,我幫你把頭髮吹乾吧?」維克多將手機放上床邊櫃。
「唉?不、不用了,我自己弄就好。」勇利拒絕,轉身拿取吹風機。
「不知道是誰把賽後宴會上發生的事忘得一乾二淨,還在決賽前一天說要退役把教練惹哭什麼的……」維克多臉上顯露出不滿。
「那些事我都道歉過了吧?」勇利坐在維克多身旁。
「竟然想用一句道歉就把所有事抵掉,勇利好過分。」維克多哭喪著臉。
「…好吧。」勇利將手中的吹風機遞給維克多。
維克多爬上床,跪坐在勇利身後,勇利耳畔響起轟隆隆的吹風機運轉聲,隱約感覺得到維克多的指尖在自己髮間穿梭,勇利無所適從地盯...

查看更多
©夏謎
Powered by LOFTER